温州欲逐步恢复古巷风貌 90后潮男爱上“老温州”

  杭州河坊街。网络图片

  温州朔门街。记者郑之越/摄

  温州网讯讲故事

  “朱铭是个老温州”,这是朱铭微博的曾用名。自称“老温州”,并不是因为年纪大,而是他打小就对温州老建筑有着浓厚的兴趣。微博里,大多是跟温州戏曲、刻纸、老物件、老建筑有关的内容。正是当时的这个微博,这个90后男生把业余爱好变成职业。

  朱铭,民间刻纸手工艺人,也是市文保所临时聘用的历史建筑调查员。近几年,他独自在老城区各房屋里找寻石头界碑,记录下60块界碑。

  没想到“老温州”还是学生啊

  朱铭小时候住在康乐坊,读小学的时候就爱跑到文保单位,抄下建筑物前面石碑上的说明。后来,他在温州上大学,开始对老屋界碑发生兴趣,总喜欢带着笔记本、尺子、相机等工具,在老城区里寻找房屋界碑,并把所拍的照片和自我感悟记录在微博上。

  一天,朱铭的微博收到一条私信:市文保所办公室的领导想约他聊聊。见到朱铭的那一刻,对方倒有些小惊讶。“他以为我是上了年纪的老温州人,没想到还是学生。”朱铭笑笑说,毕竟那时候的微博名“朱铭是个老温州”,确实容易让人误会。

  那一次碰面,让朱铭与市文保所之间有了交集。2013年,我市首次开展历史街区调查,需要招聘一批调查队员。刚好毕业的朱铭,很自然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工资虽不高,但这里能让我接触到一手的文史材料,还能去现场印证,很满足了。”凭着这份热情,朱铭干得很用心。

  瓦市殿遗址原来在这里啊

  历史街区调查在老城区范围内展开,老城区范围南到人民路、北到瓯江、东到环城路、西到九山。调查内容除文保单位以外,还包括值得保留的历史遗存建筑物。

  经过培训,这批调查队员上岗了。一天走访几十处民宅,多数是让人失望的,偶有发现,大家都兴奋不已。“我们找到了瓦市殿的遗址。”朱铭现在回忆起来,语气中仍很自豪。

  市区瓦市巷,在老温州人口中,称为瓦市殿巷。现在这里以瓦市小学和瓦市农贸市场出名,很少有人知道瓦市殿在何处。调查中,朱铭和同事来到与瓦市巷衔接的童子殿巷2号。“外面是解放后的建筑,门口是家汽修店,我们进去才发现房子不像普通民宅。”朱铭说,他们打着手电筒观察屋内细节,还找到了“文革”时期的标语,“我当时突然想起,曾在档案馆的档案中看过瓦市殿的平面图,有点像。”

  凭着这个线索,经过市文保所多方资料印证,最终确定瓦市殿遗址就在童子殿巷2号。

  建筑背后的故事不能消散啊

  因为调查的历史建筑不属于文保单位,当被鉴定为D级危房时,业主会进行原拆原建,过去的痕迹就荡然无存。“我们一边调查,户主一边拆除,说实话我们也很无奈。”这让朱铭很心疼。七枫巷吴宅门口有一对青石对联,是老城区唯一留存的一对。但因为门台倾斜,业主叫人来拆除,当文保所人员前去制止时,青石已经被破坏。后来只能用水泥浇筑镶嵌起来,但“不伦不类,美感没了”。

  朱铭他们调查到的多数是经历风雨的历史建筑,而建筑背后的故事越来越淡。“房主把房子出租,租客不会好好打理房子,更不知道其中的故事。这让历史建筑少了很多厚重感。”朱铭说。

  在室外调查半年后,文保所调查队梳理出了百多处历史建筑:有的对历史有了新的印证,有的勘正了以前的误传,也有的终因资料不全无法印证而放弃的。之后的三个月里,朱铭和同事开始整理调查资料。最终,经过专家梳理,第一批筛选了83处历史建筑。

  提建议

  金文平温州市民俗学会会长

  保护并非“不许动”,但“动”要有章法

  有好的规划,措施才得当。“市政府已经出台了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可以说对这块工作,是越来越重视。”但金文平也希望画在纸上的规划,能早日得到落实。

  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大文章要做在“保护”上,但保护并非“不许动”。金文平说,使用是最好的保护,可以借鉴“浙江古宅第一移”杨宅的做法。

  当然,“动”也要有章法。金文平说,一些文物古迹,甚至是街区内的民宅,特别是被鉴定为D级危房的,不能简单地改建或拆除,应采取加固的方法,尽量保护其原来的面貌。

  金文平认为,可以把街区的历史典故、古迹故事,刻在石碑上,放在巷口,做成引导牌或示意图,把市民和游客吸引到这里,也可以让后人了解温州的老城故事,勾起他们的兴趣。

  金文平建议,选择朔门街、七枫巷等具有代表性和有影响力的巷弄,给予重点保护,打造历史文化街区的样板巷,或许是政府推进历史文化街区保护的一种有益尝试。

  谈感受

  伊素芳鹿城区五马街道朔门社区主任

  小巷的青砖绿瓦正被水泥渐渐侵蚀

  作为温州市百巷万户惠民工程之一,2006年鹿城区对朔门街进行了环境整治和古街修整。在伊素芳看来,市、区政府应当派专人指导社区做好历史文化街区的日常保护工作。

  朔门街开街之初,鹿城区和五马街道曾专设朔门街建设管理办公室。然而自从2010年该办公室撤销后,朔门街的业态审批,以及日常维护就渐渐失去了把控。

  此外,社区居民在修缮房屋的同时,往往对房屋进行整体改建,破坏了原有的风貌。伊素芳担心,小巷的青砖绿瓦正被水泥渐渐侵蚀,出台有关历史文化街区的有效保护措施刻不容缓。

  说比较

  杭州河坊街。来源网络

  陈舒80后杭州一银行工作人员

  不妨将杭州“活态”保护法复制到温州的历史文化街区

  算起来,我们一家从温州搬到杭州,有10多年了。

  千年古城,两朝古都,杭州拥有众多的历史文化街区。相比较而言,我最喜欢小河直街。木结构的房子,青石板的地面,外立面是白墙黛瓦,后门挨着河埠头,这种古老的感觉特别好。而且这里的街区保护,不是把原居民全部迁走,而且把他们请回来,继续倚河而居。这种方式叫做“活态”保护街区。而在温州的历史文化街区当中,有一定名气的就是五马街了。但五马街给我的感觉是太小、商业味太浓,街道两边全部都是商店,看不出来历史文化街区的味道。

  温州的老城区其实是很漂亮的,但保护这方面做得远远不如杭州。温州应该像杭州一样,“活态”地把历史文化街区保留下来。对温州人来说,这些老街区就是这个地方最为珍贵的记忆。

  锐观点

  在双城对比中比出温州信心

  放下经济模式与文明城市的双重光环,温州如同放下了所有的沉重包袱,轻松而又冷静地打量着杭州,打量着自己。

  这是一场客观理性的对比,这是一次充满激情的拥抱。对比的是温州的短板,拥抱的是温州的未来。

  拿温州的短处,比杭州的长处。拿温州的弱项,比杭州的强项。温州拿出的,其实是勇气,是“打造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标杆城市”必须补齐的所有短板。从钱江新城到滨江商务区,从西溪湿地到三垟湿地,从背街小巷到沧河小巷……温州将杭州当作一面梳妆打扮的镜子,在这些硬件的短板对比中,比出软件的弱肋;在双城居民的生活状态中,比出同样的欢笑、梦想和期待。

  比短,不是比出气短,而是比出温州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的短板,并且从中找到发力点,找到信心。

  所有的城市,都有过跟自己比、跟过去比的经历,都有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心理暗示。然而温州精神中最具魅力的地方在于跟高手比。温州正是在不停地对比中创下过无数奇迹的。然而今天的温州,依然还在对比的路上。温州希望在对比中,比出一个真正的服务型政府应该是什么样的,比出一个锐意进取的温州如何更好地屹立在改革开放的潮头。

  走一步,比一比,前面是个天。这是双城对比中,温州人最大的收获。市民们热心参与,表明百姓愿意听真话、讲真话、议真话,表明温州从来就不甘于自我陶醉。

  是的,光环依旧。是的,差距也在。但是最关键的是,温州人的自信心总在这儿。温州拥抱的是杭州,其实拥抱的是曾经忽视的短板,它等同于拥抱的,是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现在大多数队员已经离开调查队,但朱铭还坚守着。他说,很希望政府部门有进一步的动作,把他们调查出来的历史建筑保护好,展现出来。

2016-03-28 09:16:31    来源:    编辑:
Powered by温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14-2020 湘ICP备16002175号-1 wzzcx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