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楠溪江

  路线:下井-罗垟-原始森林-百丈祭瀑布-石门槛-冰坑-上张-岩龙

  这条线路可以说是楠溪江最自虐的驴路了。需要徒步急行20个小时。这条线路上我们扎营3次。

  车至下井已经是4点半。因为要翻3座山加1小时村道才能到罗垟而且因为是夜路,所以我们在下井花了50圆请了个向导。翻过2座山以后天已经黑了,在满天繁星下大家哼着小曲走在通向罗垟的山道上。在过了楠溪江第一桥,以后终于看见了罗垟的村道。

  罗垟座落在楠溪江源头,是浙南一块难求的处女地,是浙南革命委员会的诞生地和浙南红十三军根据地之一。区内瀑、冰、林融为一体,隐藏在深山密林,其中楠溪江源头,龙凤大瀑布,石门槛,冰坑,原始森林皆具特色。

  罗垟没有卫生院,也没有私人诊所。村头的一家杂货店兼售一些常用药。

  我们在徒步3个半小时以后终于进了村。在旺财们的夹道欢迎下我们直奔村长家。村长家是个浙南四合院,住着好几户人家,因为开了个小店所以也是村民饭后娱乐的地方。村长是个很热情的人连忙杀鸡煮饭。我们在天井里烤着火盆煮着牛奶咖啡。终于等村长把饭烧好了。14个饿鬼狼吞虎咽的居然没把本鸡消完。

  饭桌上笑话连篇特别是让裸奔出卖朋友的爱情故事之第3回合。

  酒足饭饱之后村长烧了热水大家足浴以后扎营休息。

  晓晓居然把帐篷扎在了鸡窝边上,已至于半夜鸡叫。哪个周扒皮!!!

  第2天一早大家起床,洗脸刷牙早餐整包。在罗垟的向导的带领下开始了我们第2天的ZN之旅。

  我们因为裸奔的诱导,在原始森林神秘感的召唤下,3个半小时以后终于到达原始森林。天啊,原始森林真的是太漂亮了。我们开始午餐。午餐之后出发百丈祭瀑布(百丈瀑总落差198·9米,分上、下百丈),横幅约30米,水面(上龙潭)面积4亩左右,全年积水,从不干涸。那水从崖顶飞泻而下,潭面上轻烟弥漫。向导介绍说如果下过几天雨,瀑布下部根本不是垂直泻下,而是离开崖面飞过来!罗垟人视上龙潭为圣地,称这儿是五海龙王居住的地方;从来不在潭里游泳,也不许外人在里面玩耍。这儿流传着很多关于龙王的故事。每逢干旱,村里便有老人出面,组织队伍来上百丈求雨。祈祷过后,潭里会有鱼啊青蛙啊浮上水面。因为我们一行人之中有2人到达过这里,都说以后的路知道怎么走了,所以我们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既然让向导回家了。从这时起我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上百丈和下百丈虽然在同一个地方,但因为有200米的落差而且上百丈无扎营地,所以我们又绕了一个山头到达了下百丈。本来我们准备在下百丈扎营但下百丈根本无法让我们14个人都扎下。被迫另外寻找合适的扎营地。而此时已经4点半。我们无发确定我们能否在一小时内找到合适的营地。所以我轻装探路找合适的营地。我一路猿攀终于在1里外找到合适的营地,而此时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对讲机联系以后大部队上路,留一人在原地看守我的装备。等我拿回我的装备赶到营地天已经漆黑。大家扎营做饭很是开心。因为我们终于可以安心了。在这里白天都很难走路的,有的根本没有路的,很多路是在有四五十米的悬崖边上对于我们这么大的一支队伍夜路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们在溪边生了个篝火在满天的繁星下,裸奔为了赎罪继续出卖朋友开始了朋友的爱情故事第4回合。

  第2天一早大家起床在清澈的溪边洗脸刷牙饱餐一顿以后开始上路。厄运开始。

  下白祭瀑布至石门槛的路极其难行,很多地方都是需要攀岩技巧才能过,我们走过独木桥,朔过溪,有许多悬崖边需要把包一个一个送到对面再做着保护过。有一次在攀岩过溪边的时候桃子脚下一滑手上只抓着一根树枝,只差0.1米就落水了。在这紧要关头我牺牲了自己,跳到结着薄冰的溪水里把桃子背过了溪流。水真的很冷不一会儿膝盖以下就没了知觉。

  但大自然给了我们很大的回报,我们在途中发现了一个世外桃源。一个小瀑布在一个山袄里太阳照在瀑布上,我们看见了彩虹,石门槛其实也是个瀑布群一个连着一个的瀑布。瀑布下面的水潭很深。好象是水流到一个木桶里然后水又从木桶的最短的那块木板的口子上流到下一个木桶。当地人因为觉得好象是水从石门中流出所以就叫这里石门槛。只可惜我们因为要赶路只能在石门槛的上面看。如果要看石门槛下游那又需要翻一个山然后才能到下面看。我们在石门槛吃了点点心继续上路。翻过2座山以后到达冰坑。

  冰坑其实是很大的水潭,因为天很冷的时候会结很厚的冰所以叫冰坑。

  看完冰坑我们就准备赶到岩龙扎营。

  可是我们却发现我们迷路了。

  我们之中冰坑到岩龙的路只有南瓜一个人知道。是一年半以前来过的,只知道冰坑四周的山顶上有一个长方行的平地(后来才知道当地人叫四角田)。我当时一听就晕了,天啊,这里四面都是山。只能再派人去探路了。我在菩萨保佑下选择了一条上山的路,轻装探路,一路小跑终于到达山顶。还好上帝于我同在。我终于看见了南瓜所描述的那块平地。对讲机联系以后大部队上山。我下山拿装备又上山和大部队集合。据南瓜讲我们现在到达的这个平地到村子还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所以大家都拿出了包里吃的东西,大吃了一顿。然后开始上路。   真正的厄梦来了。走出一小时以后南瓜说这里他没来过因为我们看到了很大的一块梯田还看见了一间废弃的小木屋。但我们想既然这里有田有房那村子应该很近了所以就下了山。等我们下了山发现这竟然又是一个山沟并没有村子,而且南瓜肯定这不是去岩龙的路。我们只能再爬上这座500米高的山。天已经开始黑了我们只能又回到了南瓜唯一能确认的地方(四角田)。我们的队伍开始不安,因为刚才我们的腐败行为,吃完了我们带的大部分干粮。我们如果按坏的打算,还需要在山上吃3顿,而现在我们只有一顿的干粮了。

  我裸奔南瓜我们3个人紧急开个会,决定先让大部队在这里扎营,然后我们3个人轻装下山探路。当时按我们看到的叉路分析上这个山头应该只有4条路,一条是我们从冰坑上来的路,一条是我们下了又上来的路,一条是到达梯田然后顺田而下的一条路。一条是上另外的一个山脊的路。而可能性最大的是我们四角田到达梯田之间的2个岔路上。于是做出决定我们3个人夜探南溪江找岩龙村。

  我们3人一路小跑找到了那2个认为最有可能的岔路,经过一番探路发现这两条其实是一条路而且还是通到梯田的。最糟糕的是唯一来过这里的南瓜脚扭了一下,肿的不能走路了。我和裸奔只能扶着南瓜回到扎营地。而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在营地里大家无语。因为我们已经感觉到了绝望。因为我们已经是一支疲惫之师,而且还有伤病人员,干粮已经不多。我和裸奔是这里体能最好的人了。大家的希望也就是我们了。   

  我和裸奔是经过磨合的亲密战友,我们曾经参加过登协的安吉大红鹰山地极限挑战赛,15公里负20公斤的山路越野跑只要2小时。快步组织的25公里的环西湖跑山我只要4个多小时,裸奔只要3个半小时。我和裸奔在以前的比赛中经常争论,但我们能达成统一的意见。我们决定2个人继续夜探楠溪江群山。

  我和裸奔每人从不多的干粮中拿了一块压缩饼干。把各自头灯的电池换好。交代好营地安全工作开始上路。因为我们不想在营地商量我们的下一步计划,因为我们根本没有好的办法只能用最原始的删除法,把这里可以上山的所有的路都去探一遍,而且我们必须在天亮之前找到村子。

  我和裸奔开始讨论时间的合理安排。

  按我们的体能与速度每次在四角田向下探2小时然后返回。我们可以用6个小时探3条路,但万一每条路上又有岔路呢?

  岩龙应该在楠溪江的边上按我们现在的位置应该有600的落差,万一我们碰到悬崖呢!因为在这里白天我们看到的悬崖小点的都有50米。   我们两人的脑子里有太多的可能了。我们尽量的分析我们的夜探可能碰到的危险。

  我们还是决定先顺梯田边的小溪而下,找到楠溪江主流然后顺江而下找岩龙村。开始路还是比较好走,但等我们下到梯田的底部却只发现很小的一条山道通向漆黑的森林。我们一路做着我特有的鸟式标记。在这条路上一会儿需要溯溪一会儿又需要上山。我们尽量用能见度只有5米的头灯照出的微弱的光寻找人留下的垃圾。每次发现的一点垃圾都是我们前进的希望。每次的朔溪都需要非常的小心,因为溪边的小路很有可能会找不到。因为我们还要回来所以过溪的时候在最大最高的溪沟石头上做上了我特有的标记(射雕英雄传里梅超风的窟窿头垒法垒的石头)。两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对这条路失去了希望,虽然我们曾经看到过一块永嘉县林业局的一块禁火告示牌,但我们走了2小时以后却发现无路可走。我们在溪边无助的对视。大家把饼干拿出来吃掉了4分之一。山里的夜是那么的寒冷,5分钟以后大家都已经冻的不行了。只能 继续走了。可那4分之一的饼干根本不能提供我们运动需要的热量。我开始怀念我家边上的早点摊,因为那里有热豆浆!还好由于我们做了很多的标记在晚上12点不到几分的时候到达了梯田。我们在庆幸我们原路返回的同时更大的恐惧感向我们袭来。因为能供我们选择的路,那条正确的去岩龙的路在哪里呢?山上不时有野兽窜行在山上发出的声音。会是什么动物呢?野猪还是山麂?求求你们告诉我吧!

  12点之前我们做了那么多的无用功!浪费了太多的体能。由于这两天都是在野外露营的休息的不是很好。真的很怀念我家的床。可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再找,只到找到为止!我记的《蜘蛛侠》里的一段话,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同伴们还在期盼着我们。又饿又冷的我们开始怀疑南瓜说的那块平地是否就是他们现在扎营的地方了。我们在梯天边又发现了一条上山的路,看样子好象是要翻一个山头。那就翻吧!因为我们真的没有别的好办法。40分钟以后我们又失望了,这条路翻了一个山头到了一个小梯田,然后又翻一个山头竟然又到了我们白天大部队下山又返回的那个路口。

  我们已经越来越怀疑南瓜的记忆。于是我们决定再次下这条路。

  要知道做出这个决定有多么的痛苦。我们决定500米的山下去走一个小时如果没找到村子我们再回走一小时然后再爬上来。计算时间我们万一找不到可以在4点左右回到扎营地。然后睡2小时回到冰坑走最险的路。(应该说是没有路)

  我们开始下山,体能已经急剧下降下山都需要休息了。我开始怀疑我的体能能否按我们的刚刚的计划回到扎营地。肚子又开始闹革命了。可那半块饼干谁也不敢吃。下了山还是和刚才我们下梯田的路差不多,开始还是大一点的路,后来越来越小,并且把我们引向了森林的深处。我们看到了大行动物那红红的眼睛。森林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吞食着我们的体能。但恐惧和朋友们的期待与信任却让我们的潜能得到进一步的发挥。我们始终有个信念我们能行。

  感谢裸奔,同时体会着裸奔对我的感激。这是一种信任,一种默契。因为这个时候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选择放弃,那对方也会放弃。信念支撑着我们疲惫的身躯,朋友们在山上对我们的期望是倒记时的,天亮前我们必须带着救援人员赶到扎营地。我们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在半夜一点左右我们走出了森林,看见了梯田,看见了新鲜的牛粪。哦!亲爱的牛屎。终于看见了一间小木屋。一阵狂敲以后房主人告诉我们这里是上张,顺路而下10分钟就是岩龙。我们终于在晚上1点半找到了岩龙村的季书记家。热情的季书记起床为我们烧了泡饭,并派人找了5个村民让他们上山。在他派人去找村民的时候我和裸奔在火堆边美美的睡了半个小时。 季书记了解了我们扎营地以后让我们别在上山了,但我们放心不下,还是和村民一起上了山。村民们健步如飞,我们因为急迫想见到我们同伴一路紧跟。在早上5点多一点的时候到达了扎营地。

  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装备就跟着村民下了山。早上7点多我们大部队到达岩龙村。在季书记家腐败完以后,坐上了季书记为我们联系的包车直奔温州。
2018-05-07 09:37:25    来源:    编辑:
Powered by温州资讯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