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雍凉之地唱响时代战歌

——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施工纪实

□ 尹登明 陈道善 申伟伟 刘洁

仲夏甘肃,风和日丽,碧空如洗。在庆阳市庆城县的田野间,麦苗在夏季的微风中轻轻摇曳着麦穗,昭示着夏日的丰收喜悦。放眼望去,一座座宏伟的铁路桥梁不断延伸,金黄色的运梁车承载着数百吨的梁缓缓驶过……银西高速铁路的建设,已经步入了施工收尾阶段。

一工区重点工程三十里铺环江特大桥

一工区重点工程三十里铺环江特大桥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先秦时期,甘肃境大部属雍、凉二州,故称“雍凉之地”。甘肃历史跨越八千余年,是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也是中医药学的发祥地之一,被誉为“河岳根源、羲轩桑梓”。在这里,王翰的《凉州词》慷慨悲壮、广为流传。

新的时代,新的征程。如今,刀光血影不复存在,唯有建设者们奋力拼搏的身影。一年多来,在银西高速铁路这条西北铁路交通大动脉建设中,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的广大建设者,在公司副总经理兼工区经理张骅的带领下,面对前所未有的拆迁困局,他们迎难而上,精心策划,不断优化施工方案和施工管理,优质高效地推进各项施工任务,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用勤劳拼搏的汗水,将中国铁建不畏艰险、永攀高峰的企业精神牢牢地镌刻在这片苍凉的黄土地上。

呕心沥血破解拆迁困局

“现在,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已经进入最后的全面冲刺阶段了,我们有信心做好所有工作,唯一的困难还是拆迁,还有几家搬迁户纹丝不动,一年多来,我们项目部的专职书记都快成‘拆迁’书记了。”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副总经理、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项目经理张骅笑着说。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一)陪同质检站领导检查甜永高速梁场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一)陪同质检站领导检查甜永高速梁场

据张骅介绍,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管段全长19.97公里,线路穿越蔡家庙乡、三十里铺镇、马岭镇三个乡镇,主要工程量有区间路基挖填、庆城车站场土石方及附属工程,挖方164.2万方,填方107.05万方;桥梁全长10.1公里,其中特大桥6座、大桥4座、中桥4座,于2016年8月进场施工。

一年多来,征地拆迁这个被誉为工程建设行业第一难的问题始终困扰着建设者们,也成为项目建设中最大的“拦路虎”。

“红线征地1300多亩,房屋拆迁涉及190多户,现在尚余4户共计9处需要拆迁,如果不拆迁,将直接影响铁路架梁进度。”一工区书记李文才说。

为何这里的拆迁工作会如此之难呢?据李文才介绍,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项目所在地有一处油田,当地居民长期以来在与油田相关的拆迁工作中获得了丰厚利益,可以说是“经验丰富”;二是部分征拆标的物赔偿费用偏低,当地居民颇有不满;三是拆迁标的物种类多,管线、坟墓、庙宇等拆迁难度极大,譬如三十里铺韩湾村的三座庙,仅谈判工作就持续了1年多时间,直到2017年10月才完成拆迁。

“一颗普通树木,老百姓直接说,之前人家给我们赔偿的是200元,你们才给我100多元,我们肯定不干;还有青槐,按照标准是每亩8000元,如果按棵算,每棵200元,一亩下来得1.8万元,可以说经济作物的补偿是矛盾的焦点。”李文才说。

此外,乱搭乱建骗取国家补偿款、狮子大开口的现象也非常之多。据一工区负责拆迁的老职工亢多清介绍,在项目管段内,有一户人家按标准可赔付约三十万,结果一开口就要一百万,且至今未签字。自开工以来,一工区管段内已发生大大小小数百起阻工现象。

“以各种借口为难施工单位,其中一个工点阻工断断续续延续了近一年时间,他们常通过微信、QQ群一招呼,很短时间内,整个村子的人呼啦就拥上来了。”李文才苦笑着说。

“三十里铺韩湾村社会环境复杂,拆迁难度最大,施工单位职工被打,而当地个别村民却在网上散布谣言说我们的职工打人,给我们的企业造成了负面影响,我们只能报案,通过公安局网络稽查大队调查处理,维护企业形象和声誉。”公司副总经理兼工区经理张骅说。

而在管线迁改方面,在建甜永高速公路项目与银西铁路项目同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难题:“我们高速公路梁场建设受到了极大阻碍,梁场制梁区228米长的石油管线迁改推进困难,经与相关方面磋商,采用了修建涵洞的方式防护,净空达1.5米,把管线全部防护起来。”原银西铁路一工区第三架子队队长,现甜永高速项目部常务副经理徐宝勇介绍说。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二)与项目书记李文才(左二)、常务副经理许宝勇(左一)、总工崔正大(右一)在规划甜永高速制梁场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二)与项目书记李文才(左二)、常务副经理许宝勇(左一)、总工崔正大(右一)在规划甜永高速制梁场

为破解征拆困局,在中铁二十一局银西铁路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党工委书记张志强、党工委副书记张长城等的帮助下,一工区主动出击,深入田间地头,与村民充分沟通,把每家每户多少人,有几口窑洞、房屋结构类型等信息全都摸透,烂熟于心。此外,一工区还出动机械设备上千台次,帮助征拆户整平垫高新建房屋基地,搬家、拆房子更是义不容辞。同时,一工区还协助当地镇政府开展环保整治工作,为当地提供了价值3万余元的环保垃圾桶,竭尽全力为当地搞好环境卫生贡献力量,取得了地方政府以及当地居民的信任和支持。2017年8月,中共庆城县马岭镇委员会、庆城县马岭镇人民政府授予一工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集体贡献奖。

与此同时,庆阳市、庆城县各级政府以及公检法部门也大力支持项目建设,依法合规开展了大量强拆工作。就在记者采访时,一工区又成功拆除三处房屋建筑,为桥梁架设打开了最重要的一道关卡。直到2018年6月底,银西一工区房屋拆迁才基本完成。

那么,在征地拆迁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又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难,推进施工生产的呢?

精心谋划奠定胜利基石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在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副总经理兼银西一工区经理张骅的精心筹划下,广大干部职工跑步进场,马不停蹄地开展了临建等各项前期工作。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二)与项目书记李文才项目(左二)、常务副经理胡湛(左一)、总工梁建强(右一)在现场解决施工难题

三公司副总经理张骅(右二)与项目书记李文才项目(左二)、常务副经理胡湛(左一)、总工梁建强(右一)在现场解决施工难题

“2016年8月22日一上场,我们就找设计院拿到了施工平面图,科学部署拌合站、钢筋加工厂、驻地等临建设施规划,同时迅速找到了各项工程施工点。进场第三天,工程部、测量班就完成了所有大桥墩位的复测定位。仅用13天时间,我们就实现了拌合站试机,到10月5日,人员全部入住施工现场。”银西铁路一工区常务副经理胡湛一脸自豪地说。

“临建工作仅用了2个月时间就基本完成。10月12日,公司召开决战第四季度大会,会上公司董事长庄乾理说,银西项目是跑步上去的,在年底前要完成桩基产值8000万元,开年后才能掌握施工生产主动权。我的理解是,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完成任务压力太大,就象解放战争中的淮海战役,甚至要吃‘夹生饭’。但公司领导的要求就是我们施工的动力,这一仗必须要打赢!”李文才拿着当时的会议记录说。

由于项目位于西北高原,进场时间为下半年,这样一来,银西一工区就会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情况——在项目建设周期中,需要经历两次冬季施工。胡湛告诉记者:“计划工期21个月,每年冬季就有近5个月,两年差不多有9个月时间。根据业主要求,冬季很多项目都是强制性停工,整个工期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时不我待,只争朝夕!在公司副总经理兼一工区经理张骅坚强有力的指挥下,一工区朝着各项施工任务发起了奋勇冲击。刚上场的前几个月,他们到食堂吃饭都是在小跑,没有半点空闲时间,甚至有人能累得站着都能睡着。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懈怠,迅速开展试验桩、试验段的施工,同时积极筹备冬季施工方案。为说服业主,一工区制订了一整套保温施工措施,从其他工地调来了大量棉被,用电暖器、电吹风、锅炉等各种设备满足拌合站、混凝土运输车辆的保温需求。

“拌合站、储料仓、钢筋加工厂、职工宿舍等都采用锅炉循环水加温,24小时不间断供暖,每天仅锅炉耗煤达1吨,2名工人轮流不停地给锅炉加煤供暖,施工二队由于没有条件采取锅炉取暖,条件很是艰苦。”李文才回忆起冬季施工的艰辛,依然记忆犹新。

在项目建设中,一工区确立了一个大胆而富有针对性的思路——既要全面开花,也要根据征地拆迁重点突破:“一是要让职工、民工有活干,二是要把资源朝着重点突破的方向倾斜。”胡湛说。

银西高铁架梁施工

银西高铁架梁施工

“如果只是追求速度,却没收获效益,那最后也只能是一个失败的项目。”作为公司副总经理,张骅曾担任过多个项目的负责人,尤其是在大西客专担任局指常务副指挥长时,管理近30亿元的高铁项目,积累了丰富的施工组织管理经验,目前该项目正在申报国家鲁班奖。面对银西高铁施工中的重重困难,作为攻坚的主帅,他思路清晰,一进场就强化台帐建立,确立了质量、安全以及责任成本管理目标。每月20号到25号,施工队和拌合站就必须整理完成当月的责任成本节超情况,然后召开会议分析,对执行过程中发现的问题及时进行纠偏。此外,在张骅的精心筹划下,一工区还在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率先实行了桥路综合架子队管理模式。

据张骅介绍,桥路综合架子队的管理千头万绪,不像隧道架子队是已成熟程序化的施工。一工区成立了三个桥路综合架子队。工区桥梁和路基各占一半,综合架子队桥梁、路基、涵洞、边坡防护排水等工程繁杂,管理更为复杂。公司副总经济师李爱玲带领公司经管部对架子队承包进行测算核定,架子队管理人员工资与产值直接挂钩,形成激励机制。

“公司第一次推行桥路综合架子队管理,就在银西获得了巨大成功,三个月就完成全部桩基的80%”胡湛说。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以张骅为首的工区领导班子的坚强带领下,广大干部职工“背水一战”,向困难发起了一场又一场的突击攻坚战。

众志成城创誉雍凉之地

2016年,是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的破局之年。回忆起刚开工的场景,一工区测量班班长暴敏记忆犹新:“我们一共分了三个队,每个队分派合适的主管,连续梁、重要的桩位的位置,坐标、高程一个个复核;哪个工点时间紧张,我们就提前做好哪个工点的工作,绝不耽误施工。不管白天黑夜,保证随叫随到。”

集思广益现场讨论施工方案

集思广益现场讨论施工方案

经过精心筹备,一工区从10月份开工,到12月份仅3个月时间,就完成桩基1635根,承台43个,创造产值1.4个亿,冬季施工平均每个月产值达到4700万元,为年后施工大干奠定了基础。

“第三架子队的突出表现,去年还被公司评为了优秀架子队,队长许宝勇升任了甜永高速常务副经理。”一工区副经理黄超说。

许宝勇告诉记者,在银西铁路建设中,第三架子队担负7公里的施工任务,大中桥、挖方填方工程量巨大,最大一处挖方工程为6级边坡,垂直高度30米。为了快速推进项目建设,他每天早上7点就和架子队干部职工开碰头会,然后挨个落实施工组织各个环节。在高峰期,投入了300多名劳务工人,50台车辆运输土方,13台旋挖钻开展桩基作业,最多一天灌注桩基将近50根。

在一工区管段内,路基软基处理施工阻力很大。据工区总工梁建强介绍:“路基软基处理设计为柴油锤沉管成孔灰土挤密桩,施工时震动较大,有的村民就借故阻工。经请示设计院变更为长螺旋成孔柱锤冲扩桩,减少对数十家房屋的震动,使施工能够顺利进行。”

据黄超介绍,在路基施工中,原设计路基填筑采用水泥改良土,由于集料拌合设备无法满足进度,经过广泛调查,他们发现当地AB填料非常丰富,即主动提出变更,共使用AB填料60万方,既加快了进度,又降低了施工成本。

“我们一工区承担的工程施工必须做到短平快,按照公司副总经理张骅的思路,不是只想着用变更创造效益,而是要通过变更实现工程进度的‘快准狠’,尽最大可能以进度降低管理成本,提升效益。”黄超说。

为了推动项目建设,一工区还先后组织了多次大干活动。广大干部职工你追我赶,积极为施工出谋划策,没日没夜地推进各项工作。截至2018年6月底,一工区已完成投资的81%,基本可确保业主和公司下达的施工计划。马岭环江特大桥在全线率先合龙,业主庆阳指挥部专程为项目部发来贺电,盛赞一工区的卓越表现。两年来,一工区先后荣获中铁二十一局集团银西铁路甘宁段YXZQ-5标项目经理部2017年“扬帆杯”劳动竞赛优胜单位、2017年度综合管理先进单位单位,在中铁二十一局集团三公司“大干120天”劳动竞赛、“提升杯”劳动竞赛中名列前茅,获得了地方政府、业主、监理、设计等各方面的高度认可,在雍凉之地打响了企业的品牌与信誉。

恪尽职守勇当银西高铁建设领头雁

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作为当年的铁道兵,在兵改工后30多年孕育出了“青藏精神”“大秦精神”“抗震救灾的汶川精神”。在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广大干部职工的身上,这种精神和作风,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他们恪尽职守、不畏艰辛的工作作风上。

空中俯瞰银西高铁

空中俯瞰银西高铁

“2016年底短短三个月时间完成1.4亿产值,老铁道兵精神是关键,刚进场我们就召开动员大会,要求广大党员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发挥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李文才告诉记者。当时,庆城的气温最低已经到了零下17度,所有干部职工几乎都是穿着棉大衣昼夜奋战,到了夜间,寒风刺骨,每个人都冷得原地跺脚搓手,但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快到春节了,监理到工地,都惊诧地说天气这么冷,你们怎么还不放假?

胡湛回忆说:“2016年冬季遇到了极端天气,基本上都在零下15度以下,我们早上6点半就开始浇筑混凝土,从车里下来,站在现场3分钟就顶不住了,赶紧买来棉大衣、防寒服。有一次公司领导来工地,见到一脸憔悴的我说,‘一看你就是没睡够’。其实何止我自己,我们的工程部长梁超就象铁人,为了做方案,每天睡眠不足5小时。还有许多部门负责人都是既要包保现场,又要组织材料,夜里11点都在加班加点,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情,责无旁贷啊。”

“我们每天早上开早会雷打不动,常务副经理胡湛每天晚上深夜才回来,几乎没有时间回项目部吃中午饭,只能在工地随便对付一下。”办公室主任陈道善感动地说。

测量班班长暴敏告诉记者,银西高铁设计时速250公里,预留提速350公里,测量精度要求高,2016年10月,工地就展开大规模桥梁桩基施工。设计院交的二级控制点800米一对,一级控制点4000米两对。接桩后,他们进行复测再加密控制点,计算好坐标,精确定位每一个墩位及桩基,没有出现过任何差错。

作为一工区的“领头雁”,张骅更是付出了巨大的辛劳。为了确保项目施工的质量安全,他主导建立了夜间施工巡查制度,要求工区领导班子成员必须每天带着部室负责人,夜间到工地巡查,然后把巡查情况发到微信群里,再逐一落实。

“没有一个小错误能够逃过他的眼睛,所有事情事必躬亲,严谨认真的态度值得我们学习。”陈道善说。

“项目班子成员也好,项目中层管理人员也好,都必须在不同位置、不同地方做好外协工作。一旦哪里出现情况,都能保证第一时间去解决。”张骅认为,要干好工程,责任心是第一位的。作为项目经理,他总是以身作则,在工程例会、职工大会、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上更是反复强调责任心。与此同时,他高度重视员工福利,维护员工权益,落实员工特别是女职工休假制度,每月按时发工资,从来不拖欠。尽管工作繁忙,他还经常检查食堂饭菜质量,为干部职工提供了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让所有员工安心工作。一年多来,中铁二十一局银西铁路5标一工区涌现出了一大批先进人物、先进集体。分配到项目的8名大学生,经过一年多的磨炼,纷纷走上了更重要的岗位,没有一个人离开。

路基填筑碾压施工

路基填筑碾压施工

2017年国庆节,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中标5.37亿元的银(川)百(色)高速甘肃境内的甜永段第9标,线路正好与银西高铁一工区管段平行延伸。为了便于管理尽量降低施工成本,公司董事长庄乾理、总经理李光军决定将这项工程交给副总经理张骅掌管。

领受任务后,张骅迅速将银西一工区管理人员一分为二,组建了甜永高速9标项目部,两个项目在一个院子内办公,在一个食堂吃饭。为了节省人力资源,部分人员同时兼着两个项目的职务。

在谈到管理两个项目的感受时,张骅无不流露出身上的那份重任和责任心。“以前干银西高铁的时候,管理一个项目感觉比较轻松,而甜永高速上马后,确实感到很苦很累。一个是高速铁路,一个是高速公路,业主管理方式不同,安全质量技术规范也有差别,一会儿想着铁路上的事,一会儿又要考虑公路上的事,关键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象电视一样两个项目不在一个频道,有时脑子还转不过弯来。”

作为甘肃平凉人,张骅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为家乡的交通建设出力,却没有想到银西高铁征地拆迁竟然如此之难。而甜永高速刚划出红线,村民们又纷纷抢栽抢种,仅在9标就有七、八十户村民在红线内盖起了彩钢房等着“捞”一笔,接下来的施工难度真是难以想象。张骅说:“现在每天晚上回来,只要没其他事情,就想躺到床上,感觉真是累的不行。”他强调不是那种干重活的那种累,而是心累,心很累。“我手下这帮兄弟们确实很不错,银西高铁和甜永高速管理人员和部室都是分开的,除我和李文才书记两边兼着职务外,还有个别同志也是兼职。”

再苦再难也要冲锋向前。在张骅的率领下,甜永高速项目团队站在了新的起点,向新的征程发起冲击,征地拆迁正迎难而上积极推进,创造了路基试验段填筑、软基试验桩开钻、施工进度等多个全线第一。同时,张骅考虑到路基软基处理石灰用量大,而庆城地材资源缺乏,他让保障部大量采购储存石灰1.3万吨,现在每吨价格已上涨100元,仅此一项就降低成本130万元。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见金!用担当诠释忠诚,用汗水铸就辉煌,在甘肃大交通建设事业中,在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的雍凉之地,中铁二十一局三公司的建设者必将笑看风云,再建不朽功业。(通讯员 尹登明 陈道善 申伟伟 刘洁)

2018-07-11 15:22:48    来源:    编辑:
Powered by温州资讯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